《月季盛开》校史故事
 

不能包含特殊字符


格式:YYYY-MM-DD
例如:2002-07-07
 
首页 > 月季盛开 精彩百十 > 百十历史 > 《月季盛开》校史故事
上海小学校史故事(上部1903-1949)之一
2013-09-14        作者(来源):[暂无]

第一章 ——诚心一片为兴学

1.学校的创建

当历史的车轮驶入二十世纪之时,清朝政府风雨飘摇,中华民族危机深重。1894年的中日战争导致次年屈辱的《马关条约》的签订,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导致次年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的签订,中国已完全沦为半殖民地社会。中国的有识之士,看清了清政府的腐败和无能,又看到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迅速强盛。于是,他们纷纷寻找救国的方法:有的举起变法大旗,有的发起“洋务运动”,还有不少知识分子,深感“强国必先强教,兴国必先兴学”,他们怀着“教育救国”的理想,决心仿效日本,兴办新学。

1902年春天,在上海老城厢,地方绅士李兰墅、姚子让等几位先生正聚在一起商议兴办学校之事。此前,他们曾听人说日本的教育搞得相当不错,因此商议中一致同意先派人去日本取经。于是,当年夏天,派出项莲生、曹干臣、贾丰臻、杨月如等人东渡日本,到嘉纳治五郎所办的弘文学院速成师范科求学。

一到日本,他们就被当地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教育体制所吸引。在一次参观完当地的幼儿园、盲童学校和监狱之后,贾丰臻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他感叹说:“我们今天中国老百姓的幸福程度比日本的幼儿、盲哑儿童及罪犯都要差得远,再不改变不行了。”一种回国兴学的紧迫感油然而生。到了毕业时,项莲生、杨月如准备回去办敬业学校,曹干臣准备回去办养心学堂。听到这个消息,贾丰臻更着急了,他向杨、项等人询问:“你们都有了具体的打算,可我还没找到自己的位置呢!我想在自己家附近半段泾的刘公祠办一所小学堂,不知行不行?”杨月如说:“回国后我们再具体商量一下。”

回国后的一天,杨月如来找贾丰臻,说:“我认真考虑过了,你的方法可行,我愿意和你一起在刘公祠内合办一所小学。”贾丰臻很高兴,两人就办学经费、校舍设施、教员招聘、教学制度等问题共同商议。其中办学经费是首先要解决的事,两人决定请当地绅士资助。

于是,贾丰臻就去拜访当地绅士,绅士问:“你们办这个学校需要多少钱?”贾丰臻说:“如果一年的费用能有360元,就可以招两个班级的儿童了。”绅士听了当即同意。很快,就由当地绅士李兰墅、姚子让、曾少卿等人筹集经费四百元,并有湖北官员李平书每月捐出十元。学校开办的经费有了着落,于是就催刘公祠内原有的纸作坊搬迁,作为校舍。由于资助办学的绅士都来自廿二铺,所以决定把校名定为“廿二铺小学堂”。

有了校舍,但教学设备还不足,贾丰臻和杨月如想办法从以前的考试院借来号板,作为学生的课桌椅,另外的书橱、办公椅、笔筒、砚台等,都是贾丰臻从自己家里拿来的。

办学校最重要的是教师,贾丰臻和杨月如就自己担任老师,人手不够,再聘了一位英文教员。每月发给英文教员工薪20元,而贾、杨二人自己每月只拿15元工资。

1903218日(农历正月二十一日)位于半段泾刘公祠和愍(mǐn)忠祠的廿二铺小学堂正式开学,前来上学的儿童共28人,分为甲乙两班。别看学校规模小,教学却是相当正规的,仿照日本市町村小学制度并结合地方实际办理,分设初等小学和高等小学各一级。(一级相当于今天的一个班)学校的授课科目相当齐全:初等科有修身、读经、国文、算学、图画、体操、唱歌;高等科加地理、历史、格致、英文。此外,星期日也安排教学活动,有教官话(国语),教运动游戏等,学费每月一元,住在本地的学生但经济上有困难的学费还可以减半。

这所新办的小学堂深受当地人们的欢迎,不少人前来询问和考察,到了暑期,学生就增加到60人,第二学期就从两个班级扩为甲、乙、丙三班。

 

2.校名的变更(一)

随着学校的发展,学生人数的增加,学校师资力量明显跟不上了。当时,近代教育的理念还刚刚进入中国,能理解和实施近代教育的师资极为匮乏。贾丰臻和杨月如经过商量,认为需要从源头着手,自己想法培训合格的教师。

贾丰臻和杨月如的想法,与项莲生、曹干臣等人不谋而合。当时,姚文枏(nán)、吴馨、袁观澜等人正在筹办师范教育,于是贾、杨、项、曹等人也随着姚、吴、袁等人,一起在西城的半泾园办起了一所相当于师范性质的“上海师范讲习所”。那一年是1904年。

第二年,上海师范讲习所借学校边上的曹氏宗祠余地,开辟为操场。一所师范性质的学校更具规模了。由于讲习所位于龙门书院原址,当年农历四月,讲习所更名为龙门师范学堂。师范教育离不开教育实验,实验需要有相应的实习基地。廿二铺小学堂正好能担负起这样的任务。于是把廿二铺小学更名为龙门师范附属小学,作为教育实施的实习基地,并由私立转为公立,由沈恩孚为代监督。

1906年,龙门师范聘主事来管理附属小学,杨月如任办事员。

1910年,贾丰臻任师范监督,为适应学校发展的需要,借师范学校前鸿运里民房一所作为校舍。

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原属苏松太道的龙门师范改为省立,更名为“江苏省立第二师范学校”,龙门师范附小也随之更名为江苏省第二师范附属小学。

19142月,师范学校大门开辟在尚文路,而把原有的大门作为二门,并把旧石驳岸路西基地圈入学校范围。当年夏天,因为附小的校舍太旧,有倾倒的危险,而且离师范学校稍远,对试教带来不便,于是由江苏省公署拨给尚文路尚文门内提右营守备署的旧址(地基为二亩八分一厘九毛),用于建筑新校舍。新建的校舍包括十三幢平屋与室内操场及门房间,作为附小的第一部,而把原来的校区(地基为五厘四毛的愍忠祠和地基为二亩五分一厘九毛的刘公祠)为附小第二部。

19267月,江苏省立第二师范学校与省立第三中学高中部暨尚业专门学校中学部合并,改名为国立第四中山大学上海中学,于是二师附小随之改称国立第四中山大学上海中学实验小学。

19283月,国立第四中山大学改称江苏大学,附小随之改称江苏大学上海中学实验小学。

1934年,上海中学高中师范科结束,实验小学开始独立,更名为江苏省立上海实验小学。

 

3.教育实验的先声

更名为二师附小后,学校按近代教育体制的要求,开展了一系列教育实验。

首先是制定校训,当时师范校训为“诚敬”,诚是指诚恳、勤勉、朴实;敬是指顺良、信爱、威重。附小的校训定为“诚勤”。

其次是更新职称,把原来的“监督、办事员”分别改称“校长、主事”。

在教学管理上,更制定了一系列规范的制度。

备课制度:要求每个教师上课必须有教授案;

考试告知制度:年级临时考试要有顺序表,并贴在廊下,让大家知道;

出缺席统计制度:每天要统计学生出缺席人数,每月由班主任向主事报告;

忘物记录制度:在忘带课业用品的学生名字下加上符号;

成绩公布制度:每周都要公布学生的学习成绩,任何学科都不例外,并每学期向家长报告一次;

监护制度:下课时间由教师轮值监护学生活动并负责督促学生准时进入教室上课,放学时按年级由低到高的顺序依次离校;

学生干部制度:班长最初由大家推举,以后每月更换一次,值日生名单每周由班长张榜公布;

新生登记制度:新生入校要调查履历,进行登记;

操行考查制度:每位教师都有操行考查表,每学期进行一次;

朝会训话制度:每星期一和星期四的第一课前举行。遇到重大的政治事件及国耻纪念日也可即时举行。朝会仪式一般有四个步骤:一是行礼,二是呼吸,三是训话,四是唱校歌。

配合教育实验,学校添置相应的教学设备,在休憩所里有供学生藏书的书架,以及放雨具的地方;在运动场上有秋千、浪木、单杠、双杠等训练器具;在校园整队处有一面方镜供学生整理衣冠,检验是否符合规范;校园内还有成绩箱及校内校外新闻的展示。

经过一系列制度的实施和教学设备的逐步完善,学校教育走上正轨,渐臻成熟。1915年,上海县教育局对学校的评价意见为:“教管极有精神,办法最为完密,单级主任亦颇有经验。”在上海县第二次小学校成绩展览会研究报告中对学校的教育也多有褒奖,如认为作文教学方面,对初小学段的基本指导合法,对高小阶段的命题也有分寸,能从学生经常看到的眼前的实物取材,难易程度也与学生的接受水平相适当,而且评点到位;又如书法教学,初小学校只教楷书,高小学段兼学行书,由简到难;训练方法从摹书、临书到暗书,逐步提高,符合教学的顺序;在算术教学上能达到‘横行簿记,形式严整,分析明朗’的要求,是此次簿记成绩中最佳者。”

 

4.赴杭修学旅行

1913年五月,春光明媚,繁花似锦。二师附小高年级学生兴致勃勃地出发,参加赴杭修学旅行的活动。

修学旅行是二师附小的一项富有创意的教育实践活动。这一次是第四次,准备在杭州度过四天。四天的活动安排的相当丰富:第一天参观三潭印月、三杰祠、广化寺、六一泉,松风上人塔、苏小小墓、风雨亭和苏堤;第二天上午赴图书馆、徐锡麟墓、冯小青墓、放鹤亭、白沙堤、平湖秋月、断桥残雪亭、张公祠、昭庆寺、宝石山、保俶塔、陆军病院、葛洪炼丹井、杨庄;下午赴岳坟、曲院风荷、茅家埠、飞来峰、一线天、春淙亭、呼猿洞、冷泉亭、云林寺、罗汉殿、韬光寺、北高峰;第三天上午赴唐庄、蚕学馆、宋庄、刘庄;下午赴高庄、花港观鱼、南屏山、净慈寺、运木井、万工池、雷峰塔、漪园、湖山亭,最后一天上午赴胡庆余堂和吴山,下午回沪。可以说在短短的四天中把当时杭州的主要景点都游览全了。

修学旅行前做了充分的准备:一是组织准备,设立会计部管经济事务,卫生部管药品事务,采集部管器具制作收藏,辎重部管行李搬运事务,记录部管考察资料记录。各部都有教师一人及学生二到四人组成。二是物质准备,明确师生需携带的各种生活用品和学习用品。三是知识准备,出发前各学科都要教授相关知识。国文课上教学《西湖游记》,让学生对杭州的风景有所了解,并从课文中学习游记的写作方法;自然课上教“湖山风景”和“钱塘江之潮”,让学生知道有关景点形成的原理;历史课上教岳飞、于谦、葛洪、徐锡麟、秋瑾等人的事迹;生物课上教“山上之茶,田野之桑,西湖之菱”,以及蚕的培育与烘茧法;图画课上教风景画的技法。这些内容,为学生的修学旅行作了充分扎实的知识储备。更重要的,是在修学课上向学生讲明《旅行中的契约》,主要内容有:

1.  旅行中一切举动要娴雅、敏捷、谨慎、细心;

2.  团体中各有互相扶助之责任;

3.  出游时注意遣散各辈之号令;

4.  每至一处逢分组游览时每组同游勿擅自离散;

5.  回宿舍后不得擅自外出;

6.  身上所带的钱须寄存在会计部;

7.  路中不得购买食物;

8.  在汽车中不得将头、手伸出窗外。

出发到杭州后,学校组织学生进行实地观察,记录部更负责记录各景点的楹联匾额碑记内容。每天早上先集中举行朝会,由学生交流所见所闻,相互启发。回校后要求每位学生写一篇记叙文《修学旅行记》。

由于组织周密,准备充分,考察内容丰富,学生在四天的修学旅行中感触良多,因而在作文时有话可说,有情可抒,再加上事前学过有关知识和写作技巧,因此不少学生所写作文不但内容充实,情真意切,而且条理清晰,富有文采。其中有个叫王家辑的学生写得特别好,学校将他的作文印发数份,对学生进行评讲。这篇文章一开始就以简练的笔法点明了旅行的目的“修实验之科,学练健全之精神,而最足以扩眼界,广知识者,其唯旅行乎?故旅行亦修学之一也。”接着井井有条地记叙旅行过程,生动形象地描述所见所闻:“见水天相引,波涛不兴,知是西湖矣。”“四顾茫然,群山环绕。雷峰隐见于南,宝椒耸峙于北,遥遥二塔,一若老僧,一若美人。”把西湖之美描述得淋漓尽致。接着笔锋一转,写道:“偶见山巅有西人之富宅,同学皆愤愤不平,夫以我国最名胜之西湖,为外人占其一席,湖之主权不完全矣。”充分表达了爱国的激情。写到岳庙、岳坟时,更包含敬佩和悲愤之情:“当夫武穆之北伐,也遭权奸之毒害,不能遂痛饮黄龙之愿,谒其墓而想见其人,不禁为之涕下矣。”从作文中可以看出,学生通过修学旅行,不但开阔了眼界,丰富了知识,锻炼了能力,而且从中受到中华民族精神的启迪,可谓一举而多得。

5.月如园与保恒堂

1918年,在附小的校园里树起一座铜像,儒雅的气质,深邃的目光,慈祥的面容,引来师生们一致的敬仰。这座铜像是纪念两年前去世的杨月如先生的。铜像所在的园区也被命名为“月如园”,每天都有师生前来瞻仰,追思他为学校的创办与发展所作的贡献。

杨月如,名保恒,生于1872年,上海浦东洋泾人。他一生尽力于教育事业,可以说是我国实验教育的创始人。他小时读过私塾,后来在上海龙门书院攻读历史、数学等科。1902年东渡日本,学习师范教育,当年回国,第二年正月和贾丰臻等人共同创办廿二铺小学堂,从此开始进行教育实验。1905年,龙门书院改办苏松太道立龙门师范学堂,杨月如出任教育科教员。为推进教育实习,他把廿二铺小学堂作为龙门师范附小。在教育实验过程中,他发现适应近代教育的师资较少。为解决这一教育发展的瓶颈问题,1909年,他与周维城、俞之夷等再次前往日本,考察单级小学教授方法。经过三个月的悉心考察,他回国兴办了单级教授练习所并担任负责人,培训出一批批适应近代教育的师资,奔赴各地,使近代教育和新型学校在各地开花结果。他还在培训的过程中撰写了不少关于教育的书籍,是留给教育界一笔宝贵的财富。1912年,他担任江苏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为了办好师范,改进实习条件,他对附小的建设竭尽全力,精心谋划:翻建校舍,招揽人才,集会研究,指导实习,可谓不遗余力。1915年,他又接受了教育部交给的主持编纂小学教科书的任务。而他为此南北奔波,积劳成疾,于19161月在北京病故,时年44岁。师范及附小的师生对他的逝世感到十分悲痛,举校追悼思念。月如园和杨月如铜像的建立,就是要让师生永远不忘杨月如的功绩,努力完成他的未竟之业。

杨月如工作过的江苏省立第一师范附小后来改名为江苏省立苏州中学实验小学。全校师生得知杨月如病故的消息也极为悲痛,为纪念他对教育事业的贡献,特在校内建立“保恒堂”,以缅怀这位可亲可敬的教育家。